f9cbbc1a88dc4ee5ae51336b.jpg 

 

(這篇文應該很多人看過了, 但還是一定要PO~~ 呵~) 

 
一直想為神話——這個韓國樂壇最長壽的偶像組合,這個平均年齡已經快到而立之年卻仍能紅透亞洲的男性團隊寫點什麼。本來娛樂圈的複雜和險惡是超出我們的想像的,尤其是在韓國,每個藝人必須承擔來自演藝公司的壓榨、高負荷工作以及社會(尤其的媒體輿論)的三重壓力。而藝人作為獨立的生命個體如何實現自己的價值,堅持自己的人生追求也一直是業內外人士探求的課題。神話六人靠團結、勇敢、堅強、信任把兄弟情義堅守了九年,並且仍在繼續,創造了演藝圈的一個“神話”,讓很多人都刮目相看,也得到了各界的好評和贊許。這一路走來,他們經歷過生死、別離、傷痛,還有許多鮮為人知的壓力和考驗,但卻奇跡般地走到了今天。所有真正喜歡神話的人,無論他們屬於哪個國度,無論他們是哪個階層的人,無論他們處在哪個年齡段,無論他們怎樣理解商業化運作和造星運動,對神話都有同樣一種感受,那就是“感動”,因為這些人似乎已經超越了對外表的迷戀、對歌舞本身的欣賞,而是一種對堅強的尊敬,對友愛的崇尚。在現代商業社會,這樣一群崇敬友愛與團結、堅強與勇敢的人也是讓足夠讓人感動的。


前言:破繭成蝶
199711月,神話的全體成員第一次正式見面。1998324,神話第一次登臺,帶著他們獨有的打招呼方式,六個人伸出手,一起說著“大家好,我們是神話!”便開始了屬於他們自己的“神話”。初登舞臺的神話成員還顯得那麼青澀,經過九年的歷練,今天他們都變成了成熟男性的代表,這種蛻變後的痛苦也許只有他們自己清楚。作為偶像組合,尤其是男性組合,平均壽命一般不超過四年,而永不離棄、永不言敗的神話六人卻即使遭遇再大的困境,六雙手依舊是緊緊相握、不曾分離。感動,就是這麼簡單。當然,可以攜手走過九年的風雨路,這份感情的積澱,卻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夠概括的。今天的神話已經由最初的偶像組合變成了全韓國公認的國民組合,歌迷群的範圍很大,從十幾歲的初中生到他們的父母都很喜歡神話,並且在亞洲他們也享有極高的知名度,最近的亞洲巡迴演唱會更是萬人空巷,火暴非常。神話的存在,成了許多人的驕傲。但是這背後的艱辛和苦痛卻是太多、太難以訴說了……
        
第一篇:生死別離

Andy自殺未遂
Andy是神話成員中年齡最小的,也是倍受其他五位哥哥疼愛的孩子。1997年加入神話時,他只有16歲,也就是從那時候起,他嘗盡了人世的種種苦痛,經受著娛樂圈的複雜和險惡。2001322晚,Andy因為繼年初被取消韓國外國語大學的入學資格後,又因為服兵役的問題被禁止出國,尤其是在公司的各種困境,令他難以承受,當晚一口氣吞了60多粒頭痛藥,幸好Andy的家人聽見他在房內的呻吟聲後,立即沖進房救他,並隨即送往醫院洗胃。但到達醫院後,他卻固執地拒絕醫生為他洗胃,連母親和祖母的勸說都無濟於事。最後醫生只好給他強行進行手術,待病情穩定後,才送他回家休息。此時,其他五人因為公司的阻止而無法第一時間趕到醫院,只能在宿舍裏苦苦地等待著電話通知,都焦急萬分,尤其是Junjin更是表現得十分激動。後來他們回憶說:那一晚真是一個無法言喻的漫漫長夜。Andy出院後,在五位哥哥和家人的勸說下,放棄了自殺的念頭,勇敢的面對生活。Andy說,從今以後,他就是為了神話而生存。至今回想起那一段時光時,他仍舊會仰起頭來而抑制不住淚水。有人說:每一次看到Andy的笑臉都覺得那是天使在微笑。他的眼睛裏流露著那麼純潔的光芒。但就是這樣一個天使,卻歷經了太多不應屬於他的磨難。 或者,之所以成為天使的原因,正是因為即使經過苦痛和磨難也可以仍然微笑。
 
Junjin重傷病危
Junjin是除了Andy之外,年齡最小的成員,他和Andy卻都經受了巨大的傷痛,雖然JunjinAndy年長了幾個月,但他似乎還沒有Andy成熟。因此他也得到了其他哥哥的最大的關心和疼愛,尤其的瑉宇和彗星更是對他無微不至的關懷。Eric也不只一次表示過,最擔心的就是JunjinJunjin單純卻又固執,東萬曾說:“每次生病,Junjin都是不肯吃藥,都快把我逼瘋了。” 2002429Junjin和其他神話成員參加SBS的綜藝節目《好朋友》,在節目最後,應主持人的要求,再次表演後空翻。卻因失去平衡,頭部著地,受到巨大創傷,當即痙攣、嘔吐,隨即陷入昏迷,被馬上送往醫院搶救。到達醫院後,醫院下了病危通知單,說他過不了今晚,這個消息對他的父親和其他五人來說,都不亞於晴天霹靂。當時,東萬的情緒十分激動,為了沖進病房看正在死亡邊緣的Junjin而險些和醫院保安發生激烈衝突。彗星更是失聲痛哭,難以自製,他無法想像失去Junjin的神話。就這樣五人在病房外等候了一夜,流著淚,祈禱著……,終於Junin以頑強的意志和對家人、五位兄弟的眷戀奇跡般的蘇醒了,但仍要靠呼吸器説明呼吸。第二日,其他成員做了豐盛的飯菜來慰勞剛剛戰勝死神的Junjin,幾個還不成熟的大男孩手握在一起,喊出了“fighting”,相信這一刻許多人都為之動容。後來在一次節目中,彗星還提到這件事,他說:“在Junjin受傷的時候,他的腦子還在流著血,當時聽醫生說,他過不了今晚的時候,我的腦子一片空白。當時外面在下著雨,那時我哭了,而且哭著明白了除了親兄弟外,還有這種難以言表的感情”,“但jin很頑強,終於挺了過來!

真的很感激他。”這次重傷對Junjin的身體造成了很大的傷害,至今他仍受到眼疾和頭痛等後遺症的困擾。  
   
金東萬車禍
東萬是神話當中的幽默小子,性格也最為開朗,很難想像這樣一個人也能一度患上失語症。2002 927,為了拍攝,東萬跟隨攝製組前往安綿島取景,在前往的路上,發生嚴重車禍,東萬的化妝師當場死亡,東萬也身受重傷,被送往醫院急救。東萬在受傷後一段時間,意志消沉,他認為本來出車禍的人應該是自己,車禍當天原本喜歡做副駕駛座的他臨時和化妝師調換座位,無意的舉動卻救了東萬一命。也許越是笑容背後越隱藏著悲傷的淚水,越是堅強的背後就有越多的脆弱,在親眼看到悲劇發生的時候,東萬不止遭受到了驚嚇,更多的是朋友離去的悲傷。慶倖的是,今天,那個陽光小子又恢復了往日的燦爛笑容。
 
尾言
也許沒有什麼比生死更能考驗人的,神話的成員們不只一次經過了這樣的考驗,卻都堅強地承受住了,逐漸地成熟起來。與其說這是上天的眷顧,不如說是團結與友愛、堅強與善良的力量。這也是神話能一路走到今天的重要原因,而他們最最可貴

 

第二篇:傷痕累累

Andy遭毒打
在神話早期的一段時間,Andy曾帶著面具上臺演出、口齒不清的參加節目,後來經知情人吐露,Andy是被他們所在的S·M演藝公司的社長李秀滿打傷的,臉部縫了八針,為了避免外界猜疑,該公司宣稱是Andy自己在浴室不小心摔倒的。善良而又敬業的Andy被迫戴著大口罩參加演出。事情的起因有多種說法,有的說是因為Andy不願意給某當紅女藝人買盒飯而被打,有的說是因為Andy和李秀滿的幹女兒有了口角、衝撞了李秀滿。但無論是哪一種說法都足見韓國演藝公司對藝人的殘忍和苛刻,那時的Andy才十八、九歲。在父母眼中,還僅僅是一個孩子。
 
Junjin被打事件
無獨有偶,應該也是在Andy遭毒打的同一時期,Junjin也被公司高層毆打至腿部骨折,由於第二天還有演出任務,只好打封閉針上臺堅持演出。(注:打“封閉針”只能暫時減輕疾病症狀,並不能從根本上治病。封閉療法是將一定的藥物注射於痛點、關節囊、神經幹等部位,可以起到消炎止痛,解除痙攣等作用,這樣的治療可以將藥物直接注射到病變局部,在病變局部發揮最大的治療作用,但卻對身體有嚴重的副作用。)其實不僅是AndyJunjin,當初的HOT,還有的現在的東方神起都遭遇過這樣的事情。在04年的一次歌謠頒獎上,東方神起的成員秘奇有天的表現讓公司很不滿意,過後的結果可想而知,當時在場的東萬警覺地發現了問題,馬上給神起的隊長允浩打電話,告訴他們要好好看著秘奇,否則秘奇就有可能被打。想想,要不是類似這樣的事情多次發生在自己的身邊,東萬何來如此的敏感。
 
金東萬扁桃腺手術
2001824,在日本東京參加SM演唱會的東萬,因痛苦難忍,當即送入醫院進行扁桃腺開刀手術。當時新專輯發行不久,由於工作上的壓力,加上Andy的離開,使神話成員們都非常壓抑,身體狀況也不好,東萬就是在這時病倒的。  

申彗星膝蓋重傷
看似溫柔、嫺靜的彗星卻可以算得上是跆拳道高手了,是黑帶四段。由於從小學習跆拳道,因此膝蓋習慣性脫臼,狀況一直都不好。2001916,在水原市舉辦的著名的萬人召集大會上,彗星表演後空翻時,由於沒控制好而摔倒受傷,之前彗星的腿傷就沒好,上臺前打過封閉針在支撐。這個動作造成了彗星的右膝半月骨破碎,屬於三級傷殘。這次受傷給彗星帶來了長久的痛苦,如彗星在神話4輯活動前就進行了膝蓋手術,4輯活動時的藝能節目拍攝中再次膝蓋受傷,只能坐在輪椅上唱歌。在四周年的歌迷會上表演《wild eyes》時,膝蓋傷再次復發,被攙扶下臺。7輯中,在拍攝《AngelMV時,Eric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膝蓋而痛苦難耐。據統計彗星在此之後先後動過6次手術,至今不能痊癒,傷病一直困擾他。所以,每次彗星在演唱會或綜藝節目上表演絕妙的迴旋踢時,其實都忍受著疼痛|帶著舊病復發的危險。 
  
金東萬肩骨受傷
2004年,在拍攝電影《迴旋踢》的過程中,東萬肩膀發生脫臼,肋骨出現骨裂等受傷的狀況。由於治療及時,後來沒有發生大的病症。韓國演員的工作量很大,有的時候是超負荷的,而大部分演員都很敬業,所以類似這樣的事情一直不斷。
 
Junjin二度受傷
神話第七張專輯發行前,Junjin在家鍛煉,由於沒有把握好力度,健身器械掉下來,使其再度受傷。他手臂上的長疤就是這次受傷造成的。從這我們可以看出,Junjin也好,其他歌手也好,有的時候為了保持自己的舞臺形象所付出的代價是驚人的。
 
Andy脊椎骨折
200511月,Andy在拍攝電視劇《布拉格戀人》時不慎意外受傷,據說,Andy是拍攝劇中最後戲份以後,乘車回家並在下車時滑倒而受傷的。當天沒什麼特別的疼痛,可到了第2天疼痛加劇,不得不送往醫院治療。但令人吃驚的是,醫生的診斷結果為脊椎骨折!所以Andy只好終止演藝活動,住院治療,休整了近兩個月。Andy的意外受傷與其超負荷的工作是有直接關係的,極少的睡眠和魔鬼式的影視拍攝方法使演員十分疲憊,身體狀況也非常糟糕,注意力很難集中,因此發生意外的機率也就隨之加大了。

申彗星胃病復發
慧星在2005115結束日本一周行程訪問後,在吃飯當中突然感到身體不適,被緊急送往醫院急救,經診斷後是由於工作的過度老累和緊張而導致其胃病復發。彗星的身體狀況也一直不好,除了膝蓋骨傷殘外,胃部也不經常不適,這與他巨大的工作壓力以及高額度工作所帶來的不規律飲食都密切相關。
 
李瑉宇腕骨、腿部受傷
瑉宇可以說是神話當中舞蹈最棒的,但為了眩目的舞蹈,他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20051129號下午,瑉宇在演出前的排練過程中,練習左手置中的舞蹈動作時不小心滑倒而導致了腕骨受傷。瑉宇被送到醫院外科拍X光後發現,左側手腕受傷骨折。主治醫生表示由於手臂受傷而不能勉強做激烈的運動,並對瑉宇的左腕上了石膏。禍不單行,125,瑉宇在蠶室舉行的“神話Summer Festival 2005的演唱會上腳部再次受傷,被送到附近的醫院作緊急治療,之後轉到三星醫院。不過其經紀公司表示,考慮到如果李瑉宇接受手術的話將很長時間無法進行演藝活動,希望還是進行物理治療。129GOOD公司透露,李瑉宇已在漢城三星醫院住院治療,醫生診斷他的左腳必須動手術,因為從前受傷的部位再次受傷,傷口更加嚴重。其實長期的舞蹈訓練使瑉宇一直都有很多傷病,尤其是腰部、腿部更是多次受傷,最重要的是大量的舞蹈強度讓傷勢反復發作,無法得到根本的治療。曾有記者多次拍到瑉宇在後臺疼痛得無法起身,但為了錄製節目,仍要忍著巨痛表演舞蹈動作。
 
Eric車禍事故
Eric122拍攝MBC電視劇《狼》的過程中,由於拍攝現場的車輛失控而發生了這場事故。當時車輛以40KM/H的速度撞了上來,Eric為了掩護女主角韓智敏而受到重創,韓智敏的腿部也受了重傷。Eric隨即被送往脊椎專門醫院,接受了精密的檢查,結果被症斷為腰椎間盤突出和右腳腕關節嚴重撚挫。後來進行了腰椎手術,但是Eric的腰部繼續出現痛症,在醫院住了40餘天后才出院,並不定期地去醫院進行物理治療。Eric的車禍令其他五人非常擔心,尤其是Andy,雖然此時工作量很大,睡眠時間少得可憐,但仍經常到醫院探望Eric,使得外人都非常羡慕神話成員之間可貴的兄弟情誼。
 
金東萬摔下舞臺受傷
東萬在2006715為紀念八周年舉行的Asia Tour3場演唱會上不慎摔下舞臺造成肩膀脫臼而受傷。金東萬在釜山附近的醫院接受了應急治療,上了石膏後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裏重返舞臺與觀眾見面,神話六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許多觀眾都為其敬業的精神和深厚的兄弟情誼所感動,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淚。
 
尾言
像神話這樣的組合與體操、跳水運動員很類似,為了追求完美的動作,為了更好的工作,需要忍受無數的傷痛,沒人準確知道神話六人九年來到底受過多少傷,出過多少次危險,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這六個人為了“神話”這個響亮的名字,確實付出了太多,也承受了太多。

 

第三篇:同舟共濟

走出陰影
1998324神話六人參加KMTV Show Muic Bank,正式出道。那時HOTSES由於S·M公司的成功運作,迎得了很高的人氣,此時的神話雖然有獨特的舞蹈和音樂風格卻沒有得到廣泛的認可,第一張專輯反映平平,神話甚至掉入了二流歌手的行列。公司對他們非常不滿,剛剛出道的神話就陷入了十分艱難的境地。當時六個人的平均年齡只有18歲,住在一個很小的集體宿舍,他們吃在一起、睡在一起;一起工作,一起訓練,一起大鬧。做飯、打掃衛生、收拾房間都是他們分工做,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了四五年。那時公司對他們很苛刻,幾乎沒有自由,如果偷跑出去被發現,就要被集體罰跪。在食物方面還有限制,由於訓練強度很大,幾乎沒有時間休息,所以他們經常吃不飽飯,都很瘦。那時的Junjin是偶爾可以回家的,所以每次要回宿舍,都從家裏帶些吃的給其他五人。現在來看,瑉宇、東萬、Andy的身高都只有175cm左右,在演藝界來說都不算高個子,這與當時正值青春期的不良條件是不無關係的。就是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六個人以新人的姿態不斷地努力著,經過了一年多的沉寂,終於在1999415發行第二張專輯《T.O.P,從此走紅。主打歌《T.O.P》在KBSMBS更是獲得了很多獎項,並在人氣歌謠上連續幾周蟬聯冠軍,7月,後續曲《YO》的發行,同樣獲得了很好的成績。至此神話奠定了一線組合的地位,並逐步擴大其影響力。第三張專輯《only one》,神話由男孩團體轉型為男性團體,更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一次採訪中,六人說:他們能走到今天並不是把它當成工作,而是把它當作一種快樂。六個人互相支援、互相鼓勵,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放棄。
 
歸去來兮
Andy這個神話中老麼從出道起就經歷了太多的傷痛,被毒打過、自殺過。2001年,處在內憂外患中的Andy因為與公司的矛盾而被驅逐出神話,他被迫到美國。無論其他五人多麼不舍也無濟於事,後來Andy回憶說:“當時我心裏想,如果沒有我,哥哥們或許會更好。”當然,Andy的聲音條件也許不如彗星、東萬,舞蹈不如瑉宇,RAP也不如EricJunjin有特色,但少了他,這個神話中最小、最可愛的弟弟,神話就不完整了,也就不是那個神話了。Eric說:“儘管我們也很努力去做4輯的《wild eyes》,但是Andy不在,雖然大家都不提,但是心裏都覺得一切都不一樣了。”沒有Andy的第四張專輯應該是他們製作起來最難的一張吧。作為哥哥,其他五人一刻也沒有停止召回Andy的努力,尤其是那場讓無數人痛哭流涕的著名的萬人召集大會,更成為Andy回歸的最大動因。這應該是五人與公司的秘密約定,如果能夠完成KBS的萬人召集目標,就考慮讓Andy回來。但必須說明,這次萬人召集是十分有難度的,地點選在韓國的中小城市水原,而演出地則位於交通十分不便、非常偏僻的、靠山的京畿大學操場,要在兩個小時之內召集上萬人,確實很難做到。2001916,神話五人到水原,開始兩個小時的宣傳,五個人都非常買力,Junjin更差點把嗓子喊破。夜幕降臨,即將開始演出,這也是檢驗是否達到萬人召集目標的時刻。五個人非常緊張,怕一切努力都成為泡影。五個人被戴上眼罩來到臺上,都非常激動,特別是Junjin,因為他等這一刻實在等得太久了,淚水簌簌地流下來,哽咽地說:“因為是哥哥,所以這四年來一次也沒對Andy和其他哥哥說,哥愛你啊!” 這個神話中個子最高的男人哭得像個孩子一樣。瑉宇說:“JUNJINDONGWANHYESUNGERIC,還有希望在一起的好朋友ANDY! 希望能永遠在一起!孩子們,我愛你!”被蒙著眼睛的5個男人,默契地紛紛伸出手來,5個人手拉著手,眼淚從眼罩下滾滾滑落,台下的觀眾更是揮淚如雨、哭聲一片。當天的現場座無虛席,到場11569人,萬人召集大會圓滿成功。當萬名觀眾用波浪陣齊刷刷地向臺上五人問好時,JunjinEric已經激動得無法站立。萬人召集大會的成功給S·M公司造成了很大的壓力,歌迷、媒體召回Andy的呼聲越來越強烈。迫於社會壓力,公司解決了Andy所謂學業上的麻煩,使Andy回到了神話的隊伍。同年10月,Andy從美國抵達韓國。從機場走出的Andy,戴著墨鏡,面目安靜而略顯滄桑,生活的艱辛使他“一夜白頭”,那年Andy才剛剛20歲,他曾說“很難想像沒有神話的生活”,就是這樣的一個孩子,離開家人、離開疼愛他的五個哥哥,孤身一人在美國生活了一年。20011028,神話在蠶室奧林匹克體育場舉辦第五期神話創造歌迷會,最後幾分鐘,在隊長Eric的歡呼聲中,Andy這個依舊還有些害羞的男孩從後臺走上來,說“大家好,還記得我嗎?”Eric、彗星沖過來抱住他吻他,其他幾人過來深深地擁抱,一個的完整的神話再出現在觀眾面前。Andy的歸來再一次證明了神話成員的團結和可貴的情誼。

遭遇“S
申彗星、李志勳和安七炫是演藝界出名的鐵哥們。2002年,為了幫助處於事業低谷的李志勳,再加上三人有共同的音樂風格。申彗星與安七炫決定和李志勳組成“S”組合,這一決定也得到了神話其他成員的支援。當時,彗星把李志勳、安七炫帶到家裏吃住,沒日沒夜的創作歌曲,希望能盡最大努力幫助志勳。但在那時,正處在神話和S·M解約的風口浪尖上,所以當時組成“S”組合讓很多人對彗星有誤解,認為他要背叛神話,另謀出路。在這期間,彗星甚至收到了很多匿名恐嚇電話,一度陷入兩難境地。這時,神話的其他成員給彗星最大的理解和支持。S組合演出時,Eric每場必到,在台下壓陣,就是怕彗星出現狀況。Junjin和瑉宇等人本來就和安七炫、李志勳交好,因此在“S”問題上,也非常理解彗星。就這樣,彗星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不但成就了朋友仁義,也得到了公眾的認可。直至現在,“S”組合依然在活動,20063月,彗星和安七炫還陪李志勳到日本演出。神話的其他成員也經常和“S”組合同台演出,以表現其深厚的友誼。  
 
裸照風波
2003426淩晨1點,Junjin在爸爸、經理人等人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透露過去1年來一直被數名歹徒以12張裸照,勒索12億韓元(近85萬人民幣),令他精神受盡困擾,事件已交由警方處理。並當場公佈了歹徒手中12張裸照其中的一張。事情發生在2002年的23月份,一次Junjin與朋友外出喝酒,沒想到酒裏被下藥,導致昏迷,醒來後發現躺在一家酒店裏,Junjin覺得很奇怪,但認為也許是好心人送他到酒店,也沒多想。但從20024月開始陸續接到歹徒電話,說12張裸照12千萬韓元,如果不給錢就把照片公佈。起初junjin並沒在意,認為是惡作劇。但後來事情越來越嚴重,歹徒不斷地打電話騷擾。那時候神話的成員正在為續約的事情而煩惱,而且傷病不斷,Junjin不想連累其他兄弟,又不想讓爸爸擔心,所以沒有告訴任何人,只是頻繁地換手機號,一個人在躲避歹徒的騷擾。一面偷偷地哭泣、一面咬著牙堅持著。20031月,他的經紀人收到了歹徒寄來的部分照片,才發現事情的嚴重,Junjin的情緒也低落到了極點,但在父親和其他成員的支持下,終於在426,歹徒給的截止日期的前幾個小時,向公眾公開了事實,後來歹徒只好放棄了。這次事件給Junjin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他的勇敢和坦蕩不但沒有得到公眾的支援,反而是讓人心灰意冷的口水和詛咒。甚至,殘忍到了逼他離開神話。Junjin每每提到那段日子,仍是掩飾不住的傷感,他說:“那時候我好象得了恐懼症,恐懼舞臺,恐懼人多的地方,只是自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成員們都很擔心,因為,我開始不再說話,有時候都不想呼吸了。”也許,Junjin自己想過放棄自己,但是神話的兄弟們從來沒有放棄他;也許有人逼Junjin離開神話,但是神話的五個兄弟是全然的信任和無條件的力挺,想讓Junjin離開是絕對不可能的。這時的神話成員已經不是當初那些唯唯諾諾、親眼看著弟弟Andy被趕走而無能為力,只會傷心流淚的孩子了。他們已經開始具備了保護同自己一路走來兄弟的能力。Junjin在神話兄弟們的支持與關愛下順利地度過了難關,這也讓外界再一次看到了神話成員間濃于血脈的真摯情義。
 
跳槽GOOD
1997年神話六人開始在S·M秘密集訓,幾年來S·M帶給他們的幾乎全部是十分痛苦的記憶和一次次身心的創傷。直至現在,他們每個人也都不願回憶那些艱難的日子。2002年,本來屬於神話的大獎被S·M暗箱操作頒給了寶兒,這激起了神話成員心中所有的傷痛,憤怒到了極點。彗星說:“S·M再也不要想挽回了,他們失去了這個機會,再也不會有第二次了。”這以後,S·M又使出了老伎倆,像解散HOT一樣,想解散神話。但是神話六人卻始終堅定地站在一起,六雙手緊緊相握,攜手共進,雖然此刻前途未蔔,但他們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在一起,無論面對什麼都無所畏懼。200351日,神話拒絕與S·M續約,8日與S·M徹底結束了五年合約。同年6月六人決定跳槽GOOD公司,開始新的演藝生涯,並且繼續使用“神話”的名號。 這個消息讓很多人都歡欣雀躍,但是神話的每個人卻都為此付出了很多代價。神話離開前,S·M想用重金留下主唱彗星和瑉宇,尤其想留下彗星,但彗星只說了一句:“神話不是我的組合,而是我的家人”,便頭也不回地跟著其他五人離開了。而神話能夠逃離S·M這個魔窟,隊長Eric也付出了最大的代價,很難想像他是頂著多大壓力隻身一人和變態公司談判。很難想像他是怎樣下的決心,用幾乎天文數字的韓元換取帶著弟弟們全身而退的機會。也許,Eric的家裏很有錢,但這些不是他的私有財產,是他父母、是他兩個姐姐跟他共有的。況且他的家庭還不至於富到可以輕易支配天文數字的程度。據說,現在張佑赫在演唱會上唱一首HOT時代的歌要付3億韓元給S·M,何況神話不僅帶走了“神話”的名號,每個人的藝名使用權、還有過去歌曲的演唱權。甚至帶走了隸屬該公司的神話的歌迷組織“神話創造”。想想,要不是那麼珍視兄弟間的情感,要不是如此堅定的信念,誰敢輕易下這樣的賭注。神話六人的選擇是明智的,今天在新的公司,他們發展得很好,而且都有自己的很大的空間。但是話說回來,既然他們每一個都有單飛的能力和無限潛能,如果當初他們就選擇單飛,或許比現在發展得更好,會有更多的收入,但是面對著信念、情義,他們選擇了繼續“神話”!

 

大賞時分
2004年,是神話的豐收年,這一年神話連續獲得了多個大獎,最讓人激動的是獲得了SBS歌謠大賞。當天神話不停的被叫上臺領獎,當最後宣佈大賞的時候,聽著頒獎嘉賓念出“SHINHWA”這兩個音節,6個人竟然紋絲不動,沒有半點反應,還在那裏互相說話,根本沒想到自己能得獎,因為習慣了失敗的他們從來不曾想到這個等了、盼了7年的獎項會屬於他們!每一次都會讓歌迷灑淚而歸,每一次都是一種巨大的傷痛,可是這一次,那個大賞真的頒給了他們的時候,6個人,竟然一人也沒有聽到!當神話的名字被反復叫起來的時候,當歌迷們呼喊神話的時候,六個人才反應過來。激動和驚訝的心情,第一反映就是全體抱在一起,淚灑舞臺。的確,他們等待這個本應屬於自己的大賞等了太長了,發表感想的時候,六個人都很激動,Eric含著眼淚只說了一句:“KANG SA MI DA!(謝謝)”。這時,REIN沖過來抱住了瑉宇,東方神起的允浩也緊緊地擁著Junjin,兩個同樣出色的歌手以他們自己的方式對神話表示最熱烈的祝賀,神話——實至名歸!
 
尾言
塵世中無論哪一種感情都是在“共同度過”中不斷加深的,在光環掩飾下的醜惡的娛樂圈卻也有這樣的情義,不僅是外界人士,圈中人也無一例外地羡慕神話六人,感歎這樣的奇跡。作家楚楚說“紅塵依舊有愛,人間依然有情,這些有情有愛的人,我叫他們是——生活詩人”。我想,神話六人也算得上是生活詩人了吧。

 

第四篇:情深義重

神話六人共同走過了近十年的風雨歷程,這麼長的時間裏,六個人同舟共濟、患難與共。經歷過生死離別、經歷過痛苦創傷,承受了無數的壓力和挑戰,堅定地走到了今天。而他們的兄弟情義也隨著歲月的打磨和年輪的增加而不斷地昇華。神話中每兩個人之間都有很多感人的故事,無法細數。神話的歌迷甚至把六人按照“排列、組合”的數學方法組成15對,稱之曰“王道”,以表示其兄弟感情。的確,九年的時光對於人生來說,也許並不長,但要把性格迥異的六人男人綁在一起九年,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不僅要靠共同的信念和追求,還有更重要的寬容和理解。東萬說:“在家裏,我們也會吵架,有什麼話也從不藏在心裏。但吵來吵去,卻是怎麼也拆不散的神話。吵架時,犯錯的一方通常的道歉方式就是上前緊緊擁抱對方。不管對方怎麼反抗,都緊緊的抱著,直到對方氣消為止。”也就是這樣的坦誠和寬容,神話六人才把兄弟情誼堅守了九年。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只要有神話六人的地方就會聽見琅琅的笑聲,就會看見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有人說從來沒見過這樣無拘無束地搞怪、毫無顧忌互相揭短的組合。也有人說不搞怪就不是神話了,他們平時在一起的時候,每天都是這樣的。有一次Andy接受採訪說:“這麼長時間了,哥哥們的情況我都瞭解。”在一旁的瑉宇調侃道:“我們的Andy都知道什麼了?”,Andy馬上說:“我對瑉宇哥也很瞭解啊,瑉宇哥的屁股上有一顆痣。”笑過之餘,不難看出,九年來,神話成員間有的不僅是瞭解,還有一點點積澱起來的信任和珍視。在此,只想截取幾個細節來展現神話成員間超越親情的全貌,希望能夠以點代面。
倍受寵愛的弟弟——AndyJunjin
AndyJunjin是神話當中年齡最小的,也是遭受磨難和傷痛最多的。因此其他四個哥哥對他們都十分疼愛。Andy有一個外號叫“神話的公養寵物”,六個人住在一起的時候,每天晚上,五個哥哥排著隊給Andy一個晚安吻才去睡覺。老大EricAndy這個神話中的老麼更是疼愛有佳。兩人相識很早,已經十幾年了,1994年兩人在美國念書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了,所以感情十分要好、非常親密。Andy對哥哥Eric的依賴性也很大,只要神話六人聚在一起,在Eric的旁邊總能看到Andy的身影,所以有人說,Andy就是Eric的影子。一位和神話共事的翻譯提到,有一次在後臺,Andy趴在桌子上睡著了,還不時發出嗚咽的聲音,以至於這位翻譯誤以為屋裏有只小狗。這時,Eric坐到Andy旁邊,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安撫Andy,像哄孩子一樣。看到翻譯詫異不解的眼神,Eric輕聲說,是惡夢。然後一邊拍著Andy,一邊繼續打電話,可以說EricAndy的關心是無微不至的。除了Eric,其他成員也都十分疼愛Andy這個最小的弟弟。五人都認為Andy是最可愛的,因此他的綽號也是最多的,像“櫻桃”、“奇異國王子”等等好多,可見哥哥們對他的寵愛。2005年,Andy當上了SBS人氣歌謠的主持人,起初非常緊張,當天一同出席人氣歌謠的彗星一直在他的身邊,對他說“Andy啊,別害怕,哥在你身邊,不是嗎?”現在的Andy無論是主持節目,還是出演影視劇,都表現得相當出色的。這與哥哥們的關心和支持是密切相關。早期的Junjin單純得讓人憐惜,因此也受了太多的傷,哥哥們都很擔心他,護著他,怕他受到傷害。Junjin與瑉宇最為投緣,兩人有很多共同點,如他們都有絕妙的舞姿,都愛好健身。因此兩人的關係也十分親密,瑉宇也十分關心弟弟JunjinJunjin經常撒嬌地對瑉宇說:哥,給我買衣服吧。穿上瑉宇給買的衣服後,在鏡子前照來照去,像個小孩似的。然後,對著鏡頭可愛地說,瑉宇哥,謝謝你!雙臂劃過頭頂,擺成一個大大的心。彗星對Junjin的關心是細緻入微的,每次Junjin在綜藝節目表演危險的動作,彗星都緊張得不得了,六個人在一起玩耍的時候,如果Junjin被欺負,彗星肯定會站在Junjin一邊。當年,Junjin頭部重傷,在現場,是彗星第一個近乎瘋狂地喊起“119的。Junjin康復後,彗星好象怕再次失去他一樣,原本不喜歡和別人過分親密的彗星總是和Junjin在一起,處處關心他。連演唱會上用來擦汗的紙巾,彗星也要多準備幾張。東萬對Junjin的關心是默默無聞的,但在Junjin最需要愛護的時候,東萬總是沖在最前面。在滑雪場拍攝MV時,Junjin受傷了,東萬第一個沖過去;萬人召集大會上也是東萬最先握住了正在痛哭的Junjin的手,安慰他。2005年,曾有人在網上指責Junjin沒有資格做小射手教練,東萬怕這個率真、單純的弟弟再次受傷,在網上力挺Junjin,卻被別有用心的利用而麻煩不斷。其實,東萬只是希望轉移大眾和媒體的注意,讓Junjin少一些壓力。今天的Junjin已經成熟起來,被人稱作“力量、勇敢的象徵”。但在他成長的過程中,其他哥哥卻也為他付出了很多。

金錢有價、情誼無價
在商業化社會裏,金錢的作用勿需多言。現實生活中,因為金錢利益而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的例子層出不窮。在演藝圈這樣的事情也屢見不鮮。曾幾何時,甄妮因為財產糾紛而與其舊愛對簿公堂,鐘鎮濤因為破產而家庭破裂,張國立與趙薇因為違約問題而造成的經濟損失而訴諸法律解決。甚至一代天后鄧麗君、梅豔芳去世後,她們的遺產以及繼承問題仍是媒體追逐的焦點。無論是在現實生活中,還是在特定的階層裏,如何處理金錢與人際、情感的關係,始終是一個時髦的哲學和價值命題。在這方面,神話的表現卻讓很多人都甚為欽佩。剛出道時,由於S·M公司的經濟壓榨,每個人的收入都少得可憐。當時的食宿待遇也不好,彗星總是想盡辦法改善伙食。一次,一個成員有了很大困難,其他五人就湊錢幫他度過難關。後來,Junjin進軍模特界,有了一些額外的收入,但回到宿舍後也都要分給其他兄弟。彗星在一個電視節目上,還說要分Eric拍廣告賺的錢,看來在早期他們都已經習慣了財物在一起,不分彼此。在神話面臨解散的危難期,是Eric義無反顧地出鉅資帶著“神話”這個名字同弟弟們一起逃離S·M。瑉宇是出名的節儉,現在住的房子簡單得讓人難以置信,他還總是抱怨“煤氣太貴了”,冬天甚至只用電熱毯。但是,對於兄弟們卻是相當慷慨,每年神話的成員們過生日,他都要費盡心思地準備不菲的禮物。彗星看似溫柔、細膩,實際上十分仗義、大方,朋友有難,他總會沖到最前面。六個人出去遊玩、喝酒,甚至做計程車,這些費用都是彗星主動付帳。曾見彗星開玩笑地囔囔著“瑉宇啊,什麼時候還錢啊?”當然還不還錢本來都無所謂了,要是來算近十年來六人之間的來往“帳目”,恐怕得請幾個有名職業會計師了。 20056月,彗星與瑉宇在漢城的狎鷗亭Rodeo大街開了一家遊戲咖啡館,表現了兄弟的親密無間。在這之前,神話六人也已經開了一家屬於他們自己的炸雞店。當共同經歷過生離死別、度過一個又一個危機之後,金錢在兄弟情感面前似乎意義就並不大了。能經受住物質誘惑的兄弟情義,在娛樂圈本身就是一個“神話”了。當然,神話六人或許是個特殊的例子。 
   
互相支持、攜手共進
近兩年來,神話六人都積極開展個人活動,並且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除申彗星外,其他五人都進軍影視界。隊長Eric自從主演電視劇《新進社員》後,更是片約如潮,人氣驟升,已現影視歌三棲巨星的風範。李瑉宇的電影處女作《元卓的天使》同樣倍受關注,得到了業內外人士的好評。金東萬加入神話前就是演員,因此,影視劇的拍攝本是行內事。JunjinAndy都是SBS的週末反轉劇的常客;同時,主唱申彗星、李瑉宇陸續推出了個人專輯,他們以其獨特的音樂風格、出色的演唱技巧、精美的製作而大受歡迎,並在各大頒獎禮上多次獲獎。一直演唱rapJunjin也將推出自己的單曲。老麼Andy還是SBS《人氣歌謠》的固定主持。由此可見,神話每人都是才華出眾,潛力無限。現已涉及歌唱、影視、主持、模特、廣告等多個領域。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神話六人具有其他組合少見的創作才能。他們過去共發行的八張專輯裏,許多歌曲的編曲、RAP、作詞、編舞等都是他們自己完成的。在這一點是上,Eric、瑉宇表現得尤為突出。神話六人雖然都積極地開展個人活動,已經不像過去那樣生活在一起或者是幾乎天天見面,但是兄弟感情卻愈久彌堅。他們的經濟人形容他們為“故鄉的朋友”,說“即使很久不見也十分親切,讓人感動”。不但如此,對於每個成員的個人活動,其他成員也不遺餘力的支持。在東萬的電視劇的拍攝現場,能看到Eric前去送飯慰問。彗星的第一張專輯《五月之戀》的封面拍攝現場,能看到已經忙得不可開交的瑉宇還前去幫忙。瑉宇出新專輯,其他五人不但買力地宣傳,Junjin還特地為其伴舞。Eric的電視劇《新進社員》的原聲音樂是瑉宇、彗星、東萬參與制作的。Junjin接拍的電視劇《去海邊吧》,其主題音樂是由彗星和瑉宇合唱的。彗星發行專輯時,其他五人逮到鏡頭就要說“請支持我們的Hyesung新專輯”。Andy在綜藝節目裏也不忘找機會宣傳哥哥們的影視作品,在片場也要抽空給哥哥們打電話詢問彼此的情況。像這樣的細節真是數不勝數。正是這樣全力的支持、細緻的關心,神話六人不但有個人發展的空間,而且“神話”的名字也越叫越響。 
  
尾言
今天的神話已經成為倍受尊重的偶像組合鼻祖,有人說:“很難想像像神話這樣已經出道九年的男性組合還能牢牢佔據至尊地位,讓很多後輩都望塵莫及。”所以,很多後輩都向他們請教長壽、成功的秘訣。對於後輩們的要求,六人都會盡力幫忙。畢竟他們也曾經歷過一段段灰暗的日子,也曾在後臺虛心地向每一個前輩鞠躬行禮。東方神起的允浩曾經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伴舞,在最艱難的時候,總能看到Junjin在他旁邊,握著他的手鼓勵他,所以允浩至今仍然說,最好的哥哥就是Junjin。瑉宇熱心地答應為後輩譜曲,就算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也決不食言。一向謙和的Andy面對後輩的問候會以90度的鞠躬來還禮。正是因為如此,神話在圈內外朋友眾多,他們的情深義重不僅對於自己的成員,也善待周圍的每一個人。

 

第五篇:六人六色
浪漫王者——Eric
Eric——這個神話的leader,從擔任隊長的那一天起,就把每一個成員當成自己的親弟弟,用心去守侯著每一個人,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使他們少受傷害,在危難時,張開雙臂摟住需要擁抱的每一個弟弟。早期的他沉默寡言,總是站在舞臺的後排,把鏡頭和光彩留給其他成員。而當受到記者無端挑釁時,他卻站出來說,“有事請直接找我Eric,神話還不是那麼好見到的。”沒人知道面對著S·M公司,他是如何隻身一人頂著巨大壓力進行一次次艱難的談判的,沒人知道當逃離S·M,前途未蔔的時候,他是怎樣度過一個個難眠之夜。人們被他一次次的感動:他義無反顧地宣佈放棄自己的外國國籍,堅持回韓國服兵役,把國家的召喚看作自己最大的價值;在片場的意外事故中,他為了救女主角而身受重傷,善良到幾乎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同時,他又是一個有著自己獨特的精神世界,被成員稱為四次方元的ET。他喜歡帶頭無休止的搞怪,讓有神話的地方就有開懷的笑聲。他雖然常常被弟弟們欺負,卻總是露出會心而又無奈的微笑。他生性懶散,但卻往返于亞洲各地演出、拍電視劇,幾乎沒有睡覺的時間。在神話裏,他是成熟穩健的隊長,但在家裏,年齡最小的他卻總是向媽媽撒嬌。今天,在影視界享有極高知名度的他成為“浪漫”的代名詞,其實浪漫是一種素養,它基於對生活理性的認識、對感情的無限珍視、對磨難的成熟理解。Eric就是這樣的浪漫王者。
全能勇士——瑉宇
神話中個子最低的瑉宇卻是六人當中最耀眼的明星:他的心智最成熟,他的才能最突出,他的努力最驚人。神話當中,除了Eric,就數瑉宇最年長了,他具有超凡的領導才能,神話能堅定地走到今天,與Eric和瑉宇的默契配合是分不開的,曾多次見記者採訪神話的時候,有重要的問題,都是Eric先和瑉宇互使眼色,由瑉宇來回答。瑉宇對家裏的其他弟弟也是關懷備至,思考問題也最全面,處理問題也十分得當;瑉宇的才華非常出眾。他不但有甜美的歌喉、眩目的舞蹈。還有出色的創作才能,作曲、配器、編舞無不擅長,令人由衷的欽佩;然而在他光彩奪目的背後,卻是一身的傷病,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受過多少傷,還有哪些不能痊癒,只是被記者一次次地偷拍到後臺的他傷痛難耐,舞臺上還要謝幕、致敬,堅強到讓人感動。無論在多麼困難的情況下,他從不輕易地在公眾面前流淚,但是,生活中的他也有無盡的憂傷,華麗舞臺後也有無法掩飾的疲倦,神話中最需要休息的就是他。
幽默紳士——東萬
東萬總是滿臉笑容,親切、風趣。自稱是神話當中的幽默小子,時時起著潤滑劑的作用。他對兄弟們的關心最內斂,實際卻最強烈。他總是微笑、多話,從不生氣、從不抱怨。他的高音可以和彗星媲美、舞姿也相當出色,但他總是自嘲,把自己放在很底的位置,而正是這樣,他卻得到了很高的美譽。“因為真正有修養的人能夠從內心深處散發出真正的感動人心的力量。”他總把微笑帶給周圍的人群,但他的內心也有著許多難以體嘗的傷痛:
——幼年失去父親,經常被鄰居小孩兒嘲笑“沒有爸爸”。
——與母親相依為命,被母親稱為“像父親一樣的兒子”。
——面對著巨大壓力,自己獨自喝酒消愁。當面對著親人、兄弟時還露出笑容,卻把痛苦藏在心裏。
——從小深知生活艱辛的他,樂於幫助每個人。曾連續為孤兒和窮困的人捐款三千二百萬韓元,而出道七年後才有一套像樣的公寓。
東萬把愛和笑容給了別人,而把傷痛留給了自己。
溫柔王子——彗星
申彗星有天籟般的歌喉、完美的外表,甚至漂亮到很多人誤以為他是女孩兒。有人引用一位元臺灣作家的作品,說他是“冰山下的火種”——外表清冷孤傲,內心卻熱血沸騰。的確,外表文弱的他實際卻剛強無比,他是跆拳道黑帶四段,能踢絕妙非凡的迴旋踢。朋友有難,會第一個沖上前,義氣非常。膝蓋雖然屢次受傷,卻堅持每一場演出。同時,他又溫柔體貼、優雅細膩。神話六人住在一起的時候,他經常下廚做上一餐可口的飯菜。愛乾淨他,許多家務也都由他做。他性格溫和,但也會耍小脾氣,不過只要JunjinAndy兩個弟弟上前來個擁抱,氣就已經消一大半了。他堅強地同神話的兄弟們度過每一個難關,但看著感人的電視劇也會哭泣。他細膩體貼,對五位兄弟的關心細緻入微。他有情有義,無論是Junjin重傷的雨夜裏的痛哭,還是義無反顧地跟隨五個兄弟逃離S·M,都讓人倍受感動。他純潔、雋永,他的溫柔來源對兄弟情義以及友誼的重視,他的小脾氣來源於對兄弟們的依賴和信任。彗星就是這樣的溫柔王子。

情義男子——Junjin
單純、率直、倔強、叛逆……用在Junjin身上的詞語會很多,每一個詞語後面就會有許多痛苦的記憶。早期的Junjin始終帶著燦爛的笑容,沒有亦步亦趨的拘謹、沒有山重水複的迷惘、沒有歷經磨難的風霜。單純到讓神話的哥哥們都很擔心,在綜藝節目當中他總是那麼好勝,愛表現自己,獲得了勝利就像個孩子一樣開心雀躍,不知深淺,一點也不顧及周圍的人。然而人是必須要成長的,只是,Junjin的成長卻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創傷。也許看到他,很難想像他會有十分複雜的家庭關係,5歲時,親身母親就拋下了他,曾先後有兩個繼母。他缺乏母親的關愛,渴望家庭的完整,越是這樣,他就越單純,越需要愛。他第一次叫他的第二個繼母“媽媽”,是在神話全體來他家玩的時候,他希望展現的是一個完整的家。曾陪Junjin走過一段風雨歷程的鄭麗媛也似乎因為他的家庭問題而與他分手。然而幸運的是,需要愛護的Junjin碰到了神話的兄弟們,早期的共同生活,使他們培養起超越親兄弟的感情,無論是受傷、危難都能看到其他五人陪在他的身邊,給他最大的支持與鼓勵。也許,要不是有神話這五個兄弟,像Junjin這樣的單純的人是很難在娛樂圈生存的。然而真正促成Junjin成熟的,不是身體上的病痛,而心靈上的一次次傷害。面對勒索,他曾單純到自己獨自承受,而方法卻簡單到只是不停地更換手機號碼;面對著歹徒的騷擾,他一面在公眾面前強顏歡笑,夜晚卻在房裏偷偷地哭泣。面對歹毒的語言、惡意的攻擊,他卻害怕到不敢登臺,不願見人。今天的Junjin改變了很多,在綜藝節目當中,他不再肆無忌憚地笑了,不再那麼愛表現了,看起來謙遜、含蓄、謹慎,這種蛻變的背後有太多的苦痛。可是,只要你看看他的舞蹈,你會感覺他依舊熱血沸騰,你會感覺他還是那個重情重義的Junjin。曾幾何時,為了萬人召集大會,他聲嘶力竭地呼喊著,面對著上萬名觀眾卻淚如雨下,難以自製。曾幾何時,為了完成父親做歌手的心願,未成年的他便進入了複雜的娛樂圈。曾幾何時,為了父親的新專輯,在綜藝節目裏見縫插針、不厭其煩地宣傳,孝順得讓人感動。曾幾何時,在歷經磨難之後,躺在現在的媽媽的腿上,默默地流淚,因為他知道,現在的媽媽是真心關心他的、愛護他的。Junjin圈中的朋友很多,因為他歷經艱辛後的堅強,因為他的情深義重。
可愛超人——Andy
Andy從出道到現在,一直是“可愛”的代名詞,無論是撅著嘴向五個哥哥撒嬌,還是跳著他發明的“愛心舞”,都能引發眾人的歡笑和憐惜。Andy性格溫和,作為神話中年齡最小的弟弟,他總是習慣於最後一個接受採訪,在舞臺上總是看著哥哥們說笑,默默地在旁邊微笑著。就是這樣的可愛、溫和的男孩,卻經歷了無數的考驗和磨難。十二、三的時候,就隻身前往美國念書。十四歲被選入HOT,由於年齡太小而沒有出道。十六歲,加入神話,開始魔鬼式的集訓。十八歲,遭公司高層毒打,面部重傷、口齒不清。二十歲自殺未遂、被公司驅逐。Andy短短幾年經歷的苦痛,很多人幾十年都不曾經歷過。但他卻始終帶著微笑、表現得異常堅強。曾見他受傷後帶著大口罩在台上勁舞、曾見他脊椎受傷還堅持錄製完節目,也曾見他忍著淚水講述過去的辛酸事。今天的Andy依然倍受哥哥們的疼愛,依然能時常見到他可愛的微笑,依然能看到他穿著帶有卡通圖案的睡衣在搞怪。但他早已成為綜藝節目裏的“super man”,在影視、主持界能獨當一面,能力超群。成熟在可愛的笑容中不斷昇華。
尾聲
神話六人相濡以沫地一路走來,成就了演藝界的一個又一個奇跡。神話——讓人震撼的感動:這感動來源於六個人眼裏流露出的信任和默契,來源於在種種磨難面前表現的堅強和勇氣,來源於同舟共濟、風雨同路的情深義重。現在,神話六人的故事仍在繼續。彗星說:“無論我們多老了,無論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都希望我們六個人一直在一起,即使我們老的已經不適合再跳舞,我們還能帶給大家其他不同類型的音樂。”而瑉宇的希望則更熱切:“希望下輩子我們還聚在一起………”

 

轉自百度神話吧 作者:神話精神在我心

 

Posted by 羞羞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